子木丸子

一名想成为画手的见习作家

白象之牙:

Fallen Angel/堕落天使(完整版翻译)


  Heaven,please sing for me a song of life./天堂 请为我唱奏一首生命之歌
  Heaven, take me into your skies./上帝 请引导我到达你的天国
  There's no place here for me to hide my cries/这里无处容我藏匿悲伤
  Night and day,I'm missing you(ooh)/日日夜夜 都在思念着你
  I know I'm here for the magic/深知因为魔法才能存在于此
  All your stars guiding me through and through/你的星芒永远指引着我
  (oh)Why,this lonliness feel like...forever and ever/为什么 感觉如此孤独...永远 任何时候...
  I gotta be,I gotta be,in your arms.baby/我想要 我将要沉醉在你的臂弯之中 宝贝
  *You're so close,so close/你是如此靠近 如此亲密
  and it's you that I believe in I believe in/因为是你所以我相信 如此的信任
  So close.but far away,so far I can't touch/如此近在眼前 但却更加遥远 遥远到我无法碰触
  I'll hold on/我会坚持下去
  Cuz it's you I love so dearly/因为我爱你的感觉如此深切
  When the rain,the storm and all is up/当狂风暴雨来临时
  Caress me with your sweet lullaby.../请用你的摇篮曲来安抚我入眠
  Heaven,please sing for me a song of life./天堂 请为我唱奏一首生命之歌
  Heaven, save me in my dreams tonight./上帝 请在今夜的梦中拯救我
  Someday these wings will perish in your sight/终有一日你会亲睹这对羽翼的消逝
  Night and day,I call for you(ooh)/日日夜夜 都在呼唤着你
  Flashes of moments of tragic/悲剧发生的瞬间
  Wondering souls,they fall along the way/纯洁的灵魂 堕入地狱
  Tell me you will never leave me...forver and ever/告诉我你不会离开我 永远 任何时候都不会
  I gotta be,I gotta be,in your arms,hear me/我想要 我将要沉醉在你的臂弯之中 听我诉说
  **You're so close,so close/你是如此靠近 如此亲密
  and it's you that I believe in I believe in/因为是你所以我相信 如此的信任
  So close.but far away,I seek for your light/如此近在眼前 但却更加遥远 我寻觅着你的光芒
  I'll hold on/我会坚持下去
  Cuz for you my heart keeps beating/因为这颗心脏只为你而跳动
  When the rain,the storm and all is up/当狂风暴雨来临时
  Caress me with your sweet lullaby.../请用你的摇篮曲来安抚我入眠
  Will you be my light/你是否会成为我所寻觅的光芒?
  Will you be my strength/你是否会成为我活下去的力量?
  Promised you won't let me go.../向我许诺 不会放开我的手...
  I'll never betray/我绝不会背叛
  (and)In the end of time/直到时间的最后一刻
  Still my love's gonna be there.../我的爱依旧会陪伴在你身边
  *repeat
  **repea

我们乔姑娘真可爱!!!
p34是我想象中小乔披头发的样子www

作为一只貂蝉 我当然要时常画自己(不

蝉声回鸣🌸(貂蝉x小乔)R18慎入

R18*

(跟《白乔清音》并没有什么关系x)


“貂蝉大人………”
小乔娇声唤着,享受般地眯起眼,伸出丁香小舌,熟练地勾回二人唇间相连的银丝。她满足地窝在貂蝉纤长的怀里,眸中带有激情的火花。
貂蝉搂紧怀中人,手臂环得更用力了些。小乔满意地弯了弯嘴角,不安分的小手顺着貂蝉柔滑的头发抚摸下去,停留片刻后,将十指陷入了进去,轻轻抚弄。宛若丝绸一般质地的顺洁长发绕指柔,小乔轻笑,将一双小手往更深探去,轻巧钻入粉色棉裙中,灵活地漫游在貂蝉光洁的背脊上。小乔双眸微睁,眼前人的背,如雪如羽,肌理美丽。
区区尝了貂蝉背脊的滋味,小乔却已兴奋难耐,彻底解开貂蝉的长袍从后褪下,余光里貂蝉的耳根烧红得发烫,肩轻颤着,睫毛盖住了那一汪似能掐出水来的眸子,却没能掩住眸中发散出的娇羞与期待。
小乔轻啄貂蝉细嫩的雪脖,一路啃咬至锁骨。貂蝉开始吐起湍急的气,觉得痒到心根里去。身上斑斑驳驳的,已被种下许多绽放的小花。
“貂蝉大人。”
小乔戏弄般的轻唤拉回貂蝉的思绪,她迷离的一滩水眸看去小乔,随后面颊更加滚烫。明白小乔意思的她,垂下娇羞的眼帘,咬着被玩弄到微微红肿的唇,伸手轻解小乔的短裙。
小乔清澈的轻笑声击打着貂蝉脆弱的心房,情窦初开的她仿佛快要溺死在这样禁忌的欲望之中。
“貂蝉大人,真是稚嫩呢。阿呵~让小乔来教大人吧?”
低沉却轻盈的少女嗓音却吐露着成熟的话语,轻轻吹打在貂蝉的耳边,貂蝉美眸一怔,一阵酥麻感突然从头顶极速涌下。
小乔灵活的触碰,戏谑般的话语,美丽的倩影,无一不吸引着貂蝉的思绪。
“…妾…妾身……想要……………”
小乔点头,笑着,眼中流露出喜爱。灵活的指尖熟练地勾弄着貂蝉未经玩弄过的娇躯,两双玉腿紧密地交织着,快到冲到欲望的顶峰。
仿佛体内有什么在激烈地冲击自己,小腹热起一把奇怪的火焰,在身体中猛烈燃烧。貂蝉低吟着,突然轻喘起来。忽的两腿一软,瘫软在小乔的逗弄之中。
紧紧相拥着,两只娇小的身体贴合着传递热量。两人一同受着美名为爱的欲望之驱使,在光所不及的阴暗中,相拥着永远堕落下去。

白乔清音🌸(貂蝉x小乔)


貂蝉提着花球站在塔下,眼神里满是戏谑。
对面抱着大扇子的小乔暗自鼓了鼓气,这次的她没有求救周瑜大人,没有向队友嫩嫩地撒娇。只是她盯着对面那双好似无底的瞳,心里始终无法平静下来。
娇柔的身影快速进发,小手一挥,舞动起巨大的扇子。满心想着要努力变强的小乔,此刻却怀有迷茫。
听到召唤的风试图掀起乌黑的长发,那双令人痴迷的眼睛却微微一眯,眼睛的主人没有抛出花球,只是淡淡地躲开风,躲开那个少女的勇气。
小乔咬了咬樱粉色的下唇。像是有什么重重地压着自己胸腔似的,她瞬间感到压力。不知言语,肢体僵硬。
貂蝉的视线直刺在自己身上,失去勇气的小乔,再也不敢抬起头来看她。
她会打过来吗?好想逃跑,好想换线。或许自己宁愿去被下路的夏侯惇活祭。这样想着的小乔,痛苦地抿起嘴,回到塔下。
一直没有狠狠扔过来的花球仍旧紧紧被那人攥在手里,紧张感紧揪着小乔小小的身躯。究竟是何时起,那抹同样粉红的倩影令自己如此害怕了呢。
小乔埋头跑起来,身后的扇子跟着左右摆动。快点跑,快点离开那个人的视线,快点消失在那双凄美的曈里。

“小乔你在干什么?中路不要了?”
安琪拉口中传来尖锐的指责声,小乔却舒展开眉毛,硬是挤在她的身边。
捂着面的扇子轻轻颤动,小乔闭起了眼。好害怕,好害怕那个优雅镇定的身影,好害怕那样乌黑而无底的瞳,那双美丽却浑浊的瞳,仿佛自己会被吸进去一般,仿佛自己再也回不到尘世。
小乔,会消失的。

“小乔!”
安琪拉焦急的声音突然响起来,小乔猛地睁开眼,下意识挥过去大扇子。小乔睁大着眼,眼帘里貂蝉亭亭玉立,头发和睫毛安静垂下,却被挥掉小半截血。
小乔双眸大睁,眼前还是那个人,那双眼,那样镇定,眼里映着那样的自己。
安琪拉困惑地看看小乔,抱着魔法书,只是站在她的身旁。这时的小乔,仿佛离她太远,远到摸不到她的心思。
不等安琪拉出声,小乔冲上前去舞起旋风,召唤流星。一连串的功夫下来,貂蝉快要倒下,却仍旧静静地看着她。
“小乔的勇气……”小乔没再挥动扇子,声音有些颤抖。
小乔的勇气,这个人全都接收下了吗?

不给小乔感触的机会,野区的李白突然大喊请求集合。小乔直起身子下意识就奔过去。留下残血的貂蝉,视线里是奔跑着的小乔的身影。
“李白哥哥!”呼唤着号令者,却不见身影。刚跑近主宰,才听到李白被击杀的报告音。才刚提防起来的小乔突然身后一凉,才知道自己已经被王昭君冻住了身子。草丛里突然窜出来另四个身影,小乔暗道不好,随后接受命运般,闭上眼睛,并未垂死挣扎。
没有预想中的遭到连番攻击,小乔突然感到身子一轻,睁开眼,是那么近的貂蝉的瞳。
被温柔抱起的小乔没有在她怀里乱动,突然感到惊讶,又有点惊喜。貂蝉轻轻把她放在地上,仍旧保持着俯在她身上的动作。貂蝉漆黑的发丝微微垂落,发簪上还缠绕着一些,有些杂乱,但并不妨碍。吹弹可破的雪肌微微透红,睫毛长到快要触碰到自己。
小乔动动冰冻的四肢,尝试触碰眼前这个人。比自己宽上一拳的肩微微抖动着,端正的五官吐着弱弱的气,弹珠一般的眼睛里,倒映着的,依旧只有自己。
小乔伸手去抱她,惊于她身体的柔软的同时,升出困惑的感觉来。她往貂蝉怀里一扑,视线伸到貂蝉的背后去。深深的刀伤渗着血,割破了貂蝉的衣服,割破了她那样柔软的皮肤。是己方的李元芳干的。
小乔侧过脸,静静地看着貂蝉,她轻轻贴抚貂蝉的面颊,乖巧地窝在这个人的怀里。这道脆弱的背,仿佛隔绝了外界所有伤害一般,保护着她。她抬起头,看进貂蝉的瞳,她想要从那一片浑浊中看到些什么,她想要了解这个人,哪怕迷失自己。
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小腹微微升起,有些陌生,有些麻乱,却让小乔不再害怕。
从未开始过的交谈,此刻却落下帷幕。或许不再需要,也能相互理解。
静静倚着貂蝉的身子,小乔微笑起来。是这个人的话,或许能接收全部的自己。然后……
小乔要努力变强,强到小乔能来保护这个人。风所给予的庇护,一定是为了保护这个人而存在的吧。

昨天打的王者荣耀二美草稿quq么么哒

【箭闪】惠风和畅 01🌸




星期天的下午Barry·Allen顺着街道的商店拐进了一条细小的暗巷,右手捧着一束稚嫩的红蔷薇,怀里抱着一堆杂乱的香草,沿着脚下不太清晰的路,一头探出了终点的光明。
他斜靠着倚开后街一家冷清的花店,头顶的风铃成片地叮当作响。Barry·Allen在这里工作,虽然薪水微薄,但他最喜欢花。
Barry·Allen时不时斜眼瞟楼梯下的木质小钟,光线昏暗他看不太清楚,便焦急地皱起眉,仿佛在等待谁。
门口早已平息的风铃声又直响个不停,Barry·Allen猛地抬起头,眼中的期望减淡。
“嘿,Barry,你的态度也不用这么明显吧…店长我可是很伤心的啊。就算等的不是我,也好歹欢迎我回来嘛。”
风铃的敲击声中夹杂着一脸笑意的店长先生的玩笑声,Barry·Allen看了他一眼,又继续扎起了花束。
“并不是你说的那样,Mr.Wells。我并没有在等谁。”
“又来了又来了,”店长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径直走进了楼梯下的储物间,“这条街上谁不知道你在这儿工作的原因?”
Barry·Allen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看了一眼昏暗光线中的店长先生,心情一瞬有些复杂。
确实,小巷的另一头,街角的那家花店更豪华更漂亮,有着远近闻名的好名声,待遇令人羡慕,花的种类也更深得Barry的喜爱,更关键的是,那家花店曾数次来挖角,却一次都没有成功。要说为什么,Barry每次的回答都一字不差,这条街上的人们都很清楚,还常常当作闲谈时的笑柄。
“Mr.Queen不会去那里。”

Barry·Allen迷上当地富豪Oliver·Queen的事发生在一年半之前,恰逢玫瑰开得最好的时候。那是大风的一天,Barry·Allen买完一怀抱的面包从这家不受欢迎的清冷花店经过,Oliver·Queen刚和老友的店长告完别,手捧艳丽的玫瑰推开嘎吱响的老木门,喧嚣的风带起一片杂乱的风铃声,花瓣和夕阳中,Barry·Allen一见钟情了。

Oliver·Queen的确只会来这家店,Mr.Wells是他的老友,况且这条巷尾的清冷小街是Oliver最喜欢的地方,他从前在花店对面开过一家咖啡馆,那段时间可能是他可怜老友的花店这辈子生意最好的时候。
他是个富二代,他对这点不仅没有抵触,还一次引以为傲。但他自己也知道,是有不少人冲着他的钱和地位来的。那么像他这样的人,该如何寻找真爱呢。
这样的思考可等不及他,他以前也爱过其他人,可当他清醒过来才发现没有人真心爱他。
或许就像某位了不起的作家所说的,他从此丧失了爱别人的能力。
所以当有一个下午,他像往常一样从老友的店里挑选了喜欢的花,推开门就有一个少年抓着自己的手激动得说不清楚话地对自己告白时,他的确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Barry·Allen知道自己的心上人是当地富豪时可是受惊不小,但喜欢花的他一想到之后还能经常再见到日思夜想的心上人后就马上欢天喜地地在这家寒酸花店乐此不疲地工作了起来。
“对方是谁对我而言并不重要。我就是喜欢他。”
他嗅了嗅散发着迷人香味的玫瑰,心情也跟着陶醉起来。

今天也是一个普通的下午。
Barry·Allen望了一眼没有动静的、洒满金色的木质老破门,脑中禁不住涌出如此躁动又不安分的回忆来。


“对不起啊,我不会再喜欢上谁了。”

“我做不到。”


TBC.

【箭闪快】Speed And Passion 01🌸

前情提要:本文出现的一切快银均为X汉子中的快银 并非妇联中的(因此他父亲为万磁王
本文以闪快为主 有all快与箭闪少许乱入!全文中长篇暂不定 暂订傻白甜 !结局是否虐视本王心情而定【喂


(合文!!!和基友虽然一直搞基,但公开放文还是第一次!
由于是合文,一开始是作为故事接龙玩下来的 …所以情节的衔接上会有些许的奇怪。文笔也会有所不同。
因此我们三个讨论后决定由我修改+发放。虽然他们说过我可以按自己意愿改。但我认为需要尊重一下原著权所以基本没有做调整。
以上。祝大家食用愉快!





------------------------------------------------












好像快要下雨了,快银想。
速度被迫慢下来,能力不再能顺利发动。快银烦躁地抓抓头,小跑进S.T.A.R.实验楼。
“Hi,PIETRO。”博士操纵着轮椅来到快银面前,“看来你和BARRY一样,有了一些小麻烦。”
快银挠挠头。面对博士,他总是觉得有些不畅,不过…BARRY?那是谁?那个躺在病床上穿着奇怪紧身衣的那个家伙?
PIETRO从莫名其妙地来到Central City的第一天就想着回去,虽然这座城市还说得过去,但是这里没有WANDA!然后他就又莫名其妙地来到了S.T.A.R.Lab,认识了博士,Cisco,Catlin,还知道了转化这个秘密。
转化人?肯定不如变种人!
毕竟Mutant and Proud嘛。
OK,OK,快银深深呼了口气。
“怎么样,PIETRO,想去见见BARRY吗?”Dr.Wells笑着操控着轮椅往回倒。
看上去真不方便,快银想。
他领头走在Dr.Wells前面。
“去见见好了。”
快银头也不回地说。
去见见也没什么。
背后传来Dr.Wells的轻笑声。怎么了?快银走了一段后困惑地停了下来。
“那么…那个不会动的石头人在哪儿?”



“哦,这可真是……”快银体会到一种百感交集又无话可说的心理感受。
房间里转过一片红影。令人眼花缭绕的红色光芒一圈一圈地绕房间作运动,直到……
“嘭——”BARRY又一次把自己拍进了实验室钢化的墙壁,印下一个完整的人形。
看着真疼。快银这样想着。
在他震惊于对方笨拙的同时,Dr.Wells也终于转着椅子进了房间:“哇呜,看来我们的小闪电的麻烦不小。”
的确不小。看着美艳的女助手把BARRY从墙上抠下来,快银忍不住为他觉得痛苦。
“Well,这个石头人有往墙上撞的癖好吗?”PIETRO扭头望向Dr.Wells,“看上去真蠢。”
“不,他只是刚醒过来还有点晕。正式介绍一下,BARRY ALLEN,中央城的守护者,你可以叫他Flash.”
Flash?闪电?听上去很快的样子,下回一定要和他比一场。PIETRO舔舔嘴唇,从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剥掉糖纸塞进了嘴里。还是草莓味的最好吃。
“PIETRO,和你一样,没什么大长处,就是…快。”
Dr.Wells笑着看向Barry介绍。“我知道,我是粉丝。”
好吧,粉丝。快银心中隐隐有些兴奋,大概是在这陌生空间里找到同类的原因。
“嘿,我看到你的能力了……我是说,你也是变种人吗………和我一样的……”
“变种人?”Barry吐了一下自己询问快银的后半句话,看着快银阴沉的神色,他觉得自己好像问了一个很糟糕的问题。
“Barry是一名转化人类。被粒子加速器质制造出的风暴……你知道的。不过他的速度的确很可观,你们会是好朋友的……”Dr.Wells解释着Barry的身世。他不能明白快银突如其来的坏脾气。
“愚蠢的………转化者。”快银轻声地呢喃着自己心中的不满,眉目间突得一片冷煞之气,“渣滓……”
“嘿,说话小心点儿。”Cisco对这两个字连同说出它们的人极为不满。
“Mutant and Proud,Erik,”看着其他人疑惑的神情,Pietro耸耸肩,“他的另一个名字更为人熟知,Magneto,也是我父亲,从小这么教育我和姐姐,变种人比其他任何人都高贵。
“所以,你们可以理解为我看不起转化人,任何一个。”
Barry的脸色有点难看,他挺喜欢那个银头发的家伙的。转化以来一直将他视为偶像的。
“比一次就知道了,下次,有时间的话,”Dr.Wells笑着看着Barry,“Barry虽然是个只徒有一腔没用的正义感的家伙,但速度可不输给你。”
“哼,好啊,不试试怎么知道。”
Barry有股说不出的感觉,像是被仰慕之人从背后突袭了一样,那感觉比吃到他讨厌的草莓味还令人难受。
“哼,但我绝不会输给这个低等的石头人,绝对……”快银想了想。
“是呢,如果我输了的话……嗯,那我就裸奔好了,在中央城的大街上,一整天任这石头人摆布。”

TBC.